您的位置 首页 风水典故

风水国师赖布衣的传说

宋朝徽宗年间,在江西省定南县凤山岗,出现了一位饱读诗书的地理师——赖布衣。他自幼聪明伶俐,熟读四书五经,九岁时即高中秀才。他的父亲赖澄山,亦是当时有名的地理师,为人乐善好施,见识渊…

宋朝徽宗年间,在江西省定南县凤山岗,出现了一位饱读诗书的地理师——赖布衣。他自幼聪明伶俐,熟读四书五经,九岁时即高中秀才。他的父亲赖澄山,亦是当时有名的地理师,为人乐善好施,见识渊博。
赖布衣本名赖风岗,字文俊,布衣是后人为他取的别号。他十一岁那年,祖父去世,赖澄山把他叫到跟前,说:“孩儿,你天资聪颖过人,所以我并不打算传授风水之术给你,希望将来你能功成名就,为赖家争一口气。现在我要出远门,为你祖父找一处安息之地,顺便想籍着风水的帮助,使你出人头地,飞黄腾达。”
于是,赖澄山便离家去寻找龙家。他沿着九峰山来到粤北乐平县,只见那儿山明水秀,灵气逼人,他猜测在这四周山中,极可能藏有佳穴。于是他就继续往山上攀登,在不知不觉中,天色已暗了下来,一阵狂风自山顶刮下,赖澄山一不小心摔了一跤。他抬头往山上观看,忽然看见一只如老鹰一般大的黑鸠,自北方飞来,然后在对面山崖处消失了踪迹。
赖澄山心里觉得很纳闷,那只黑鸠长约两丈,宽约九丈,莫非是黑鸠精变的?于是,为了探查究竟,赖澄山立即起身,走了大约四、五个时辰,终于到达了对面山崖。他看了看四面,并没有任何鸠鸟的踪影,正在觉得希奇的时候,忽然看见了一块模样怪异的巨石,耸立在山崖边。

风水国师赖布衣的传说

原来刚才赖澄山所看到的鸠鸟,是由这块石头所幻化出来的,它背后的山形,正是一般地理师所称的龙穴。赖澄山当即掐指一算,算出将来葬在此处的姓氏,其后代子孙将会出现一位宰相和一位国师,并且子孙显贵,流传万世。

正当他雀跃不已的时候,他看见了一轮月光直射在这山穴四周,心中暗自叹了一口气,说:“原来是块犯师地,真是太可惜了!”在风水理论中,所谓“犯师地”是指最轻易吸取日月精华的灵秀之地;假如将祖先遗骸葬在此处,后代可享福不尽,但经手点葬之人,在三年之内却会发生不测,轻者残废,重者身亡。

赖澄山不禁忧心忡忡起来,心想:虽然明知它是块犯师地,但为了子孙的前途,以及一生劳碌的父亲,就是牺牲性命也是值得的。隔日清晨,赖澄山马上赶路回家。经过三十多天的奔波,他终于回到了江西。甫一进门,就对他儿子赖布衣说:“孩儿啊!父亲已经觅得一处福地,对你日后的前途有很大的帮助,今后这个家你也要多费点心。”

赖布衣点头允诺,但心里却完全不信所谓风水的奥秘。他问赖澄山何时将祖父的骨骸下葬,赖澄山却告诉他五年之后,赖布衣虽然觉得希奇,但也不便多问,心想父亲总是有他的一番道理。

光阴飞逝,五年的时间一晃即过,此时赖布衣已苦读了数年书,除了个头健壮不少,在为人处事上也更加成熟稳重。赖澄山觉得是该让父亲入土的时候了,便选了一个良辰吉时,命令家仆买齐香烛纸钱,预备前往粤省乐平县的山上。

当日天才亮,赖澄山便带着赖布衣及三五个家仆出发。到达目的地之后,赖澄山拉正子午线,然后叫仆人把棺柩放下,正要掩土的时候,一位仆人因内急便在巨石旁小解,赖澄山来不及阻止,只得说:“万般皆是命,半点不由人。”

赖布衣见父亲愁容不展,便上前问道:“爹,发生什么事了?让您这么忧虑。”赖澄山说:“这块福地本来可助你官运亨通,荣华一生的,如今下人在此洒了一泡尿,冲散了这山中的灵气,你将来最多也只是做个国师罢了。”

于是,他便安慰他父亲说:“爹,就算是当个国师,也没有什么不好啊!况且,这还可以继续你的衣钵,将来若成为天下知名的地理师,也算是光耀门楣,您说是不是?”

从那天开始,赖澄山就将自己一生的风水学知识倾囊相授。赖布衣则一面苦读,一面学习风水之术。他认为多学一门学识是有利而无害的。但他仍然寄希望后年的考试,能一举成名。”时光匆匆,又过了两年。这一天,赖布衣正收拾行李,预备进京赴考。临行前,他父亲语重心长再三叮咛,勿把功名看得太重,以风水之术造福乡里,才是最实在的。

赖布衣说:“爹,您尽管放心,孩儿这些年来夜夜挑灯苦读,私塾的夫子对我也很器重,您就等着看孩儿衣锦还乡好了。”在进京的途中,他暗中打听了一下,知道今年来至各省的举人中,没有任何人的学识可以与他匹敌,不禁暗自窍喜,看样子今年的状元,是非他莫属了。

会试那天,赖布衣一进考场便疾笔而书,三天的试题,他居然一天就写完了。正当他重新审阅的时候,听见隔壁房里传来一阵极痛苦的呻吟声。赖布衣便起身走到隔壁房里探个究竟。他看到邻房的考生,正抱着腹部在地上打滚,赖布衣马上上前将他扶起。只是此人牙关紧闭,面无血色,赖布衣猜测极可能是因为水土不服,而引起抽筋寒热。于是他就拿了一些药丸给他吃,半个时辰后,这个人才醒了过来。

“我叫刘仲达,江西修永人,家境非常清寒,在赴京的路上,几乎是没吃什么东西。而平常所吃的,也都是一些别人送的剩饭剩菜,所以今天才……”刘仲达说着说着就流下泪来,他叹了一口气,接着说:“今年科试若是名落孙山,我看我也将死路一条了。”赖布衣安慰了他一番,并嘱咐他好好休息,明后两天才能继续完成应试。

不料到第三天中午,刘仲达的病情还是毫无起色,但他一想到此次会试是他唯一的希望,便想勉强执笔应试。赖布衣看他面色惨白,全身发烫,遂起了恻隐之心,说:“刘兄,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,你又何苦这样坚持呢?你若是信得过我的文笔,就由小弟为你代笔吧!”刘仲达此时也别无选择,便点头应允。而赖布衣在答完试卷后,便赶紧回到自己的试场,等待主考官来收回试卷。

赖布衣交完卷,又急忙带着刘仲达去看病。在静疗一个月之后,刘仲达的身体慢慢复原,便一再感谢赖布衣的救命之恩。一转眼,放榜之日已到,赖布衣满心期待着自己能金榜题名,却没想到榜首居然是刘仲达。在这一刻,他忽然想起临行前父亲所说的话,只好苦笑一下。在与刘仲达话别之后,赖布衣整理行囊,离开了京城.

赖布衣回到家乡村口,远远的便望见家门上贴着一张白纸,心中顿感不安,于是他加快脚步,急奔回家。打开门一看,见母亲正伏在父亲的灵前痛哭,一片凄凉景象,让赖布衣懊悔不已。他母亲并没有责怪他,反而安慰他说:“布衣,你不要太自责了!也许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好的。你父亲临终前写了一封遗嘱,要我转交给你,你拿去仔细的看吧!”

遗嘱的主要内容,是要赖布衣淡泊名利,努力钻研堪舆之术,成为一流的国师;并且还非凡嘱咐,万一发现为帝的佳穴,一定要禀奏圣上,再不然就把该地破坏,以保天下太平。赖布衣回想从前不听父亲的劝言,以致于一事无成。如今,父亲临终时又没有随侍在侧,若是再违反父亲的心意,那就太忤逆不孝了。从此,赖布衣不再妄想功名,终日研读父亲遗留下来的书籍。由于他资质不凡,加上丰富的学识涵养,很快就在堪舆界打响了名声。

一天,村子里传来锣声隆隆,鞭炮声不断,原来是刘仲远返乡祭祖,今天特地绕道凤冈来拜访赖布衣。刘仲远命令仆人搬出一箱黄金,要赠于赖布衣,但被赖布衣婉拒。随后,刘仲远告诉赖布衣,已为他觅得官缺,而赖布衣仍然坚持不就。赖布衣明白刘仲远急欲报答他的救命之恩,以及代笔误中状元的机遇,所以今日才特地到凤山冈来。于是他拍了拍刘仲远的肩膀说:“仲远兄,那年会试我名落孙山,表面上看起来,是你幸运,其实是我们家门不发所致。”古云:“一命二运三风水,四积阴功五读书,真是所言不假。今后,就别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了。”

刘仲远见赖布衣如此坚持,不便多言。忽然,他灵机一动,对赖布衣说:“恩公,现在宫中正在招揽各地有名的堪舆师,小弟有意为你举荐,希望恩公别再拒绝小弟的这片心意,否则小弟此生将会把您的大恩大德一直惦记在心。”赖布衣早已看淡功名,但又不忍拒绝刘仲远,只好勉强答应,择定日期与刘仲远一起进京觐见皇帝。

他们到达京师之后,刘仲远先领赖布衣回状元府休息,然后到圣殿觐见皇帝。皇帝听完刘仲远的禀报,很想见见这位民间的堪舆大师,便命令刘仲远次日即带赖布衣一同上朝,顺便为他看一看阳宅风水。第二天,刘仲远便带着赖布衣进宫觐见皇上,皇上见赖布衣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,知道他道行一定颇深,便赐封赖布衣为国师。

赖布衣晋封为国师之后,皇帝便命他随侍前往紫禁城及各个宫殿,四处察看有无与风水相克之处。赖布衣每经过一个宫殿,便一一解释此殿的坐向及运势。当走到邵阳宫四周时,只见赖布衣忽然眉头深琐,闭目不语。然后他启奏皇帝,说:“此邵阳宫坐南朝北,对正丙线方位,而丙丁属火,因此微臣预料此宫在建完五年之后,必有火灾发生。皇帝听完,心想:各个国师对紫禁城及各宫殿的风水,都极为赞扬,只有赖布衣说邵阳宫会发生火灾,我究竟该不该信呢?

赖布衣看出皇帝半信半疑,便说:”邵阳宫建于丙线方位,照地理位置推测,本月十八日是火星当煞之日,希望圣上下令做好防御,以免火苗波及其他宫殿。”皇帝听了说:”既然赖卿如此言之确?,我就姑且相信,只是到时邵阳宫若没有任何事故发生,那赖卿又将做何解释?“赖布衣闻言后,神色若定的说:”微臣愿以人头作保。”

十八日当天,皇帝下旨在邵阳宫四周,加派御林军看管,并严禁任何人出入邵阳宫或点燃灯烛。在这样严密的防御下,邵阳宫应该没有理由会发生火灾才对;一直到晚上二更时分,邵阳宫依旧平静,皇帝传赖布衣到邵阳宫,对他说:“赖卿,现在与你猜测发生火灾的时间,已经很接近了,而邵阳宫目前戒备森严,应该不可能发生火灾,看来你的猜测有误。”

赖布衣回答:“天意注定邵阳宫将发生火灾,是千真万确的事实。俗话说:人算不如天算。即使是这么小心的防御,邵阳宫仍难逃一劫。”赖布衣话还没说完,忽然,天空刮起了一阵强风,赖布衣指着天空说:“启奏圣上,天上的火星,已经降临了。”

皇帝和众臣们仍不相信的笑着。忽然间,在不远的天空中,有一颗会移动的光点,正朝着邵阳宫的方向落下,就这样,流星直直落入邵阳宫的天井中,然后“轰”地一声,邵阳宫顿时一片火光,御林军大吃一惊,连忙大喊:“失火啦!失火啦!”皇上看见当时的情形后,不得不佩服赖布衣的才能,从此就重用赖布衣,并赐予黄金万两,锦帛五千匹。于是,一代国师赖布衣之名,就因此传遍了全国。不料树大招风,宰相秦哙竟起了邪念。

一日,秦侩在早朝后,传令赖布衣到相国府中见面,并以酒宴款待,席间要求赖布衣尽快为圣帝寻得龙穴,等到事成之后,再通知他前往勘察。赖布衣一听便知此人有篡夺王位的野心,但由于秦侩在朝中权大势大,遂不好当面拒绝。秦侩心想,以目前他在朝廷中的地位,没有任何人敢与他作对,所以预料赖布衣也必将归顺于他。次日一早,便亲自带着赖布衣到祖先的墓地,观看四周的风水。

赖布衣看这祖坟坐落于五星聚集的祥地,而且龙脉自金华峰而来,心知这儿的确可发为皇帝,只可惜被白鹤寺及东狱庙压住了龙气,所以最多只能发出丞相命。赖布衣本想直说,但想到秦侩并非善类,若全盘托出,恐怕会引起乱事。想到这里,赖布衣再四处观望了一会儿,看见前面远山有一尖峰,外形如同一支金刀,于是赖布衣告诉秦侩:“丞相大人,此山为杀头山,且看前面山形,正如一把尖刀,向着此地杀过来。”

秦侩听完,脸色大变。心想:从前的地理师们,总是称赞此地的风水极佳,是个可发为皇帝的佳穴,只有这个民间术士,竟说此为杀头山。赖布衣瞄了秦侩一眼,又继续说:“此山原本是座好山,只是风水与后人的性情相关,心地善良者,自可避免杀头一劫,进入寺庙安享晚年;心地邪恶者,则将被皇帝砍头处死。不过,依我看丞相大人是位善心之士,应不会有此下场。”

秦侩愈听愈生气,本想马上了断赖布衣的性命,却又怕消息走漏,便暂且不动声色,籍称时候已晚,便返回京城。回到相府后,秦侩马上命令府上的两名护卫,当晚一定要把赖布衣杀死,已绝后患。这两名护卫,一个叫做牛江,一个叫做张进,两人都是武功高强的杀手。这一夜,两人分持利刃,朝着赖布衣的住处飞奔而来。

当晚,赖布衣觉得心神不宁,辗转难眠,只好下床点烛夜读。忽然,他瞥见窗前有两个黑影闪过,于是赶紧躲入床底。两名杀手一进门,便大声叫道:“赖布衣你还是乖乖的出来吧!免得咱们爷俩弯身去取你的人头。”赖布衣吓得浑身发抖,正在不知如何是好之时,听到其中一个杀手说:“张进,听说赖布衣是天下知名的地理师,我们现在若是请他指点,他一定会答应,你看如何?”

张进说:“丞相的作风你又不是不知道,今天你所说的话,不怕我回去告你一状吗?”牛江一听张进这么说,便举刀与张进厮杀,而赖布衣仍是动也不敢动一下。忽然,“啊!”的一声,一颗人头落在赖布衣的眼前,吓得赖布衣差点昏了过去。这时,胜利者向床底的赖布衣说:“大师,您可以出来了,牛江正等着你的指点。”

赖布衣这才松了一口气,慢慢的爬了出来。除了感谢牛江的救命之恩外,并稍加指点其治家之道。之后,便收拾行李,预备连夜逃走,而牛江自愿相随保护,赖布衣欣然允诺。途中,赖布衣问牛江,是谁派他们来的?牛江回答是丞相大人。赖布衣心想大事不妙,秦侩若获知张进被杀之后,必会派出大队兵马追来,应该改走山路,以躲避兵马的追杀。

在牛江领路之下,他们绕着蜿蜒的山路而行,才刚爬过一个山头,后面就已经传来兵马搜寻的声音。牛江说:“大师,追杀者个个身强体壮,我们是敌不过他们的。依我看,最多再半个时辰,追兵便会赶上,倒不如我们先找个藏身之所,等追兵走过,我们再出来。”

眼看这荒山野地,既无树林,又无山岩,哪里有避身的处所呢?赖布衣心里这么想。忽然,牛江灵机一动,告诉赖布衣:“我知道前面不远处,有一个猪居住的洞穴。”说完,便带着赖布衣往该处走去。那个洞穴口上杂草丛生,两旁乱石围绕,果然是个藏身的好地方,走近一看,里面躺着一只肥壮如牛的山猪。

牛江拿起刀,与山猪搏斗,不久山猪便负伤逃走。赖布衣见此洞只能容纳一人,正不知如何是好时,牛江连忙对赖布衣说:“大师,您留在世上,对世人的贡献比较大,区区一个牛江算不了什么。您赶紧躲进去吧!只希望国师在逃生之后,能为我捡拾骨骸,择地安葬。”话没说完,牛江便飞也似的离去,赖布衣阻拦不了他,只好先进入洞穴中,再做打算。

不一会儿,官兵果然路过此地,但并未留意在乱草之中的洞穴,继续向前搜索。牛江明知随后便会赶到,但恐怕官兵会发现赖布衣,只得牺牲自己,来引开官兵的注重力。果然走不到半里,牛江便被官兵追上。数百位官兵将牛江团团围住,令身手矫健的牛江插翅难飞。牛江与众士兵苦战了几回合,终究敌不过对方的人多势众,便当场持刀自刎,惨死在荒山野地中。

此时大队兵马都以为赖布衣已先逃跑,便继续向前追赶。当一切归于平静之后,赖布衣走出洞穴,看见不远处,牛江的尸体已血肉模糊,令人惨不忍睹,赖布衣马上放声大哭,说:“恩公啊!你我素昧平生,而你却能仗义相救,不但牺牲了自己,还曝尸在这山谷之中,我该如何报答你的救命之恩呢?”在哭了一阵之后,赖布衣背起牛江的尸首,决定为他寻觅佳地,替他安葬。

赖布衣四处张望,想找出一条逃生之路。忽然,他发现这座黄家山,有龙盘虎踞的山形;再望向对山,险恶陡峭,俨然是一头牛俯卧的姿态。他大叫一声说:“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功夫,此处正是难得的佳地,就将恩公埋葬在此吧!预料不出三年,牛家必将出现杰出的将相之才。”

赖布衣将牛江安葬好之后,将自己的名字赖凤冈改为赖布衣,人称布衣大师,从此开始云游天下……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中华风水网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zhfengshuiw.com/4505.html

作者: 网站小编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15387878893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10405515@qq.com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