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首页 风水名作

半夜夫妻八百丁,风水界之名作

江西派风水四大祖师之廖精金,又名廖瑀,是江西派风水祖师杨筠松(风水界称杨公)的徒弟,风水界称廖公;董德彰是元末明初的堪舆大家和国师,深得廖精金的堪舆之术,所扦风水日课曰:半夜夫妻八…

江西派风水四大祖师之廖精金,又名廖瑀,是江西派风水祖师杨筠松(风水界称杨公)的徒弟,风水界称廖公;董德彰是元末明初的堪舆大家和国师,深得廖精金的堪舆之术,所扦风水日课曰:半夜夫妻八百丁。其“地课”即是堪舆后的预测,“半夜夫妻八百丁”即是预测此穴所用将会发生的事情,其意思为后人只能做半夜夫妻,但后人丁大旺。

因为坟地势峻急,不利初代,葬后半纪,古代一纪12年,半纪6年,其果然东家之子结婚当天半夜起来被虎咬死,留下寡妇,新娘半夜夫妻即孕,生遗腹子,后子孙繁衍,人丁大旺,果然后应“半夜夫妻八百丁”的预测。

巧的是三处坟地理形势、穴星、方位、水法都相同。穴上峻急带煞,故先见凶祸。坤龙入首,故出寡母。箕度水入,二十八宿箕度在寅,寅属虎,故遭虎伤。穴下都有龙脉吐出的余毡(象席的草坪地),所以旺人。地理家的法眼之说,不得不信呀!

《地理人子须知》原文记载:

夫穴之所忌,亦于形而察之耳。盖塟者乘生气也。而气囿于形,因形察气。故山粗恶者其气暴,山单寒者其气微,散漫则气亦散漫,虚耗则气亦虚耗。及夫巉岩、陡泻、臃肿、凹缺、幽冷、峻急、顽硬等类,皆莫不以形而见其气之吉凶。是穴之所当忌避而不可忽者,辑之。

峻急者,山势峻急而不能立步也。凡立穴处,贵其平坦柔缓,忌其峻急直硬。盖峻急本无容受,不融结。若于峻急处勉强凿穴,谓之斗煞,法主伤人及官讼、军配,立见兵火,至凶,不可不慎。若峻急中忽有平坦,却是贵穴,不以此论。或上峻急而下平坦,则穴就平坦中扦,用抛、离等法下之,亦吉。惟是初葬亦不免有凶,凶应之后方发福也。

半夜夫妻八百丁,廖公名作

如廖金精下乐平山下朱氏祖地,课云“半夜夫妻八百丁”。

又董德彰为徽州歙县景春程氏下一虎形地,课与朱氏同。

半夜夫妻八百丁,董公名作

又休寕县山斗程氏一虎形地,亦合此格,相传亦是董德彰下。

三地皆峻急,点粘穴,以离杖下之而吉,是其格也。

穴星上峻急,不立穴。下铺余毡平坦,扦粘穴,用离杖下之。坤龙,寅水朝。

上地在乐平(江西乐平),土名十八都前山下,系廖金精下。课云“半夜夫妻八百丁”,俗唤猛虎出林形。穴星峻急,下铺平坡,系乾亥行龙,转子、酉、辛,又转坤脉入首,扦寅甲向,寅水朝入。塟后先凶,出寡母持家,大富。二代后人丁大旺,果符其课云。

传疑:朱氏塟后半纪,有仁九者,只一子,名拱。年二十而新娶。娶之夕,睡之半夜,邻家逐虎声喧。拱睡酣惊觉,以火虎音悮,仓皇披衣出户,意谓救火。适遇其虎,被伤而卒。新婚仅半夜之合,妇即怀孕,后生男,名遗。遗生九子,一十六孙,人丁大旺。至今乡人咸称为虎咬山下朱云。

又董德彰为徽州景春程氏下一祖地,山之形势与来龙方向,穴形水法,与此大同,课验亦符,今不録。

又董德彰为休寕山斗程氏下一虎形,在山斗官路侧,亦与此同,图具下:

结婚半夜夫妻就繁衍八百男丁的祖坟

穴星上峻急不立穴。下铺余毡平坦,扦粘穴,用离杖下之。山向水法同前。

该地在休寕县(安徽休宁),地名山斗,程氏祖垄也。课云“半夜夫妻八百丁”,俗唤猛虎跳涧形,又曰猛虎下山形。塟后先凶,出寡母持家。后大富,人丁蕃衍,果符其课云。

传疑:徽州程氏名干仁者,年五十,只一子,名奉。洪武七年,干妻汪氏卒。董公为扦其地,课云“半夜夫妻八百丁”。葬后半纪(李唯弘注:一纪十二年,半纪六年),干子新婚。初娶之夜,有虎入其外室,行步有声,如人履地。奉乃疑为贼,越地开门捕之,为虎所伤。新婚仅半夜之合,妇即有孕,后子孙蕃盛,果符课语。

按:已以三地,其课皆云“半夜夫妻八百丁”,似于怪诞,然皆符验。至今二乡土俗传说不诬,亦神矣哉!诚以三地形势、穴星、方位、水法皆同。穴上峻急带煞,故先见凶祸。坤龙入首,禀鬼金之气,故出寡母。箕度水入,故遭虎伤。穴下皆有余毡,所以旺人。夫董氏之术,传自廖氏,而善用之斯,亦可见其概也。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华夏风水网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zhfengshuiw.com/6298.html

作者: 网站小编

为您推荐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15387878893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10405515@qq.com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